海昶

ARASHI&Kinki Kids雙擔
大家都健健康康的我就開心了
星わいつも綺麗だが孤独

suicide

最近感冒了.....

心血來潮的一篇文

之前的那篇會繼續啦因為

剛好最近比較忙比較沒辦法更

嘛~慢慢來吧((##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• 山組

• 大約是虐文

• 並沒有詛咒的意思

• 有點病態((不,是很病態

• OCC了((寫到一半才發現


想看清眼前的事物但卻蒙上一層霧

「翔醬?」

伸手想觸碰看似快碰到的人但卻什麼東西沒抓到

雖然只看到背影,但是是在熟悉不過的人了「為什麼不轉過來看我一下呢?」

什麼都摸不到但手卻依舊舉著

「是隻漂亮的手呢」

眼前的人微微的轉過身,但是卻看不清對方的長相,只知道他微笑的說出這句話

沒錯,這句話我在熟悉不過了

「等等!翔醬!你要去哪裡!?」

「我哪裡都不去喔,我一直會在這邊」

「可是你離我好遠啊」

「這是規定,你該離開了呢,雖然我很想你,可是我並不希望我們能再見面」

「等等!翔醬!!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醒來的時候自己的手舉在半空中,臉上流著淚痕

空氣中散發著濃濃的酒精味

是醫院嗎......

「小翔早就不在了喔」

病床旁坐著的是二宮

手上不知道到在翻閱著什麼書

「又失敗了呢.....」

櫻井死了大約有兩年了,死於一場莫名其妙的車禍

「什麼又失敗了!!你知道大家有多擔心嗎!!」

這是大野第15次的自殺

「................」

這兩年間大野不斷的自殺,不過幸好都有人及時發現

「差不多該接受小翔死掉的事實了吧!都兩年了!」

二宮激動的拉著大野的衣領

不過看到脖子上鮮明的繩子痕跡就讓激動的他冷靜不少

放下手上的領子,二宮嘆了口氣

「先回去了,好好休息吧」

二宮拿起掛在椅子上的隨身包離去

大野往後躺下

「剛剛的夢還能夢到嗎?感覺可以觸及到他了呢」

望向天花板半發呆的想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那之後再也沒夢到那樣子的夢了

「為什麼!!!!」

大野開始歇斯底里

「明明那麼想見到你!為什麼要說不希望再見面了呢!!」

拿著美工刀刺著枕頭

棉花跟著手飛舞著,房間像是下了雪一樣「對了.....只要再自殺,是不是就能在見面呢?我明白了!!我明白了!!!」

大野看著手上的美工刀好像明白了什麼,喜悅的笑著

「我們馬上就能在見面了呢,翔醬,我好想念你啊!」

電話留言的人聲、水燒開的聲音、自家門鈴的響聲,那些,都不重要了

一瞬間紅色的一道弧形順著美工刀的路線劃過

跟之前比起來ㄧ點都不痛

不如說還很開心呢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翔醬!我愛你啊啊!!」

大野邊笑著,邊刺著

一次又一次的

枕頭染滿了鮮紅色

「大野!?大野!!!快開門啊!!」

嘛,是二宮啊,我馬上就要見到小翔了,沒有時間幫你開門呢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是一場大霧

這次什麼都沒有

「翔醬?你在哪?」

沒有人回答

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握著剛剛的美工刀

失敗了嗎?

舉起手上的美工刀再次刺著

一刀又一刀的

不過這次周圍的景色一點都沒改變,而且發現刺的部位一點都沒有疼痛感

「為什麼??!」

大野再次拿起手上的美工刀刺著,這次刺的比每次用力,比每次都還深

「為什麼!!為什麼你不出現!!翔醬!你不愛我了嗎?!?」

最後大野的體力終於透支了,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

「為什麼.....翔...」 

躺在地上,地板異常的冰冷

不久突然有人走到他的身邊

「翔...醬..?是你嗎..?你終於來見我了嗎.....太好了..我們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...」

說完,大野再也動不了了

只是靜靜的躺著

那人把大野抱起走著

走到了一個懸崖邊

「夠了呢,你受的苦已經夠了」

說著

把大野丟下了懸崖

站在懸崖邊看著,直到看不到大野為止


~The end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不知道為什麼寫出了非常黑暗的文呢.....

有點意義不明欸其實((那寫屁

而且大野大崩壞w

原本手的部分有想多寫些東西

可是回過神已經寫完了((##

所以放在那有點不自然w

那名在霧中的男子真的是櫻井嗎?

最後把大野抱起的人是誰呢?

就由大家思考嘍~((#


评论

热度(6)